【聽日本分析】因為日幣變得太過於便宜,所以日本人不再是萬人迷

語音版

喜歡這系列的朋友們記得幫特派員的YOUTUBE頻道按讚訂閱喔^^

文字版

外國旅客熱潮旺盛,各地消費增長迅速

我們經常看到有關外國旅客湧入,帶動各地消費增長的新聞。
事實上,訪日外國旅客的數量已經連續三個月超過300萬人次,
尤其是5月份,創下了該月的歷史最高紀錄。
不僅僅是東京或京都,就算是去九州,
也能見到到處都是外國人的景象,這已經是理所當然的了。

外國遊客眼中的「便宜」日本

偶爾會聽到來日本的外國遊客的聲音,說日本什麼都很便宜。
來自歐美的遊客一致表示:「住宿費和飲食費都不到自己國家的一半。」
最近,當我在東京和一位來自羅馬尼亞的遊客一起吃壽司,
當我吃太多感到不好意思時,
他卻說:「比我平時吃的要好吃得多,但價格只有幾分之一,不用在意。」

有一次我搭新幹線去名古屋,因為普通車廂滿座,不得已坐了綠車廂,
結果發現超過一半的乘客都是歐美人。
「這麼便宜的話,坐綠車廂也無妨吧。」
另一方面入境旅遊的結構也在變化,富裕階層的比例在減少,
越來越多的旅行者選擇像日本這樣可以以低成本旅行的國家,
就像以前日本的背包客遊覽東南亞一樣。

觀光廳對前景表示樂觀

對於這種情況,觀光廳長官高橋一郎在6月19日的記者會上表示:
「我們正處於強勁的成長軌道上。如果保持這個速度,2024年的旅行者數量和消費金額都將創下歷史新高。」
聽到這樣的話,也許會有更多人對現狀表示歡迎,
但我們日本人在海外旅行時,卻常常會遇到截然相反的情況,這一點不能忘記。

店鋪中已經找不到日語指南

我在6月初去了歐洲,曾經在疫情前住一晚
不到2萬日元的米蘭中央車站附近的酒店,
現在每晚要300歐元折合日元約5萬1千元。

與我在國內出差時入住的酒店相比,
這家酒店在日本應該是1萬5千日元左右的等級。
價格因通貨膨脹而大幅上漲,加上自從歐元啟用以來的日元貶值,
使得平凡無奇的酒店對日本人來說成了高不可攀的存在。

此外從米蘭市內的利納特機場到中央車站,雖然只有約6公里的距離,
但搭乘計程車卻花了約4,800日元。
即便選擇公共交通工具,地鐵車票只搭一站也要超過370日元。
在自動販賣機上買橙汁或運動飲料,需要約270至320日元。
更不用說,如果搭乘特快列車在城市之間移動,價格比新幹線還要貴。

在這種情況下,在城市裡行走,幾乎看不到日本人。
亞洲人是有的,但他們都在說韓語或中文。
聽到的其他語言也有,但就是聽不到日語。
即使是在擁擠的旅遊熱點,過度旅遊成為問題的佛羅倫斯,情況也沒有改變。

曾經,在佛羅倫斯等意大利各地的美術館和教堂,經常能見到日語指南。
小型販賣亭也會有日語的城市指南出售。
然而,現在無論去哪裡都找不到這些東西。
因為日本遊客大幅減少,店裡即使擺放日語指南也根本賣不出去。

不用說除了高級品牌店,其他地方幾乎看不到日本人的身影。
過去,幾乎每次都能看到日本遊客在品牌店大量購物,
店裡專門配置了日語的店員接待他們,
但這樣的景象早已成為過去。

日本人的購買力下降得令人驚愕,
但與意大利相比瑞士的物價更是高得驚人。

在日內瓦的一家酒吧,點了一杯普通的餐酒,竟然要價約3,200日元。
在日本這個價錢能買整瓶酒,在這裡卻只能喝一杯。
此外,一份蝦仁燴飯要約10,800日元
。在普通的咖啡館點了一杯濃縮咖啡,
提供的卻是又淡又難喝的液體,一杯約900日元。

但最讓我驚訝的是
在小賣部買一瓶500毫升的汽水竟要價880日元。
儘管我擔心中暑但還是難以下決心買這麼貴的水。

歐美國家後疫情時代的通脹和最低工資上漲

在歐美國家,隨著後疫情時代的通脹,最低工資也上漲了。
而在無法擺脫低利率政策的日本,日元貶值導致物價上漲,
儘管岸田文雄首相在帶頭倡導,但從大企業到中小企業,
都沒有能力齊心協力提高工資。
因此考慮到物價的影響
實際工資已連續兩年低於上一年。

換句話說,本來疫情後,物價和工資差距已經擴大的情況下,
又遭遇了歷史性的日元貶值,因此日本人的購買力下降了。
事實上,這次訪歐,我感到自己像是來自最貧困國家,
但這種感覺不是錯覺,日本和日本的國力已經陷入了嚴重的困境。

痛感日本處於危機中

受這種日元貶值的影響,日本人出國旅遊的人數減少還算是小事。
但現在因經濟原因放棄留學的學生急劇增加。
這意味著無法培養與世界競爭的人才。
此外,儘管訪日外國遊客增加,但由於日元購買力下降,
考慮在日本工作的人並沒有增加。
雖然正在討論引進外國勞動力來彌補人口老齡化,
但不問其是非,首先就很難吸引外國人來工作。

這些例子只是冰山一角,但只要這種異常的日元貶值繼續下去,
日本重新崛起的可能性就幾乎不存在。

目前的日元貶值,歸根結底是因為日本和歐美之間的利率差距過大。
因此,如果日本央行提高利率,日元貶值也會在一定程度上得到解決。
雖然有些人擔心這會導致房貸利率上升,但這只是過於考慮局部的意見。
零利率本身就是異常的,享受了這段時間的好處之後,自然需要承擔相應的負擔。

為了維持異常的低利率,難道可以允許日本被損害到無法復甦的地步嗎?
我們應該思考這個問題。看到日本人在海外購買力的下降,我們已經處於瀕臨滅亡的狀態。
除非正視這個羞辱的現狀否則日本就無法重新崛起。

FACEBOOK